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微信关注:
当前位置: 他山之石

【新疆法制报】“互联网+分工集约” 新疆法院跨界力破“送达难”

发布时间:2018-01-02 16:56:49


“收案11件,基本为民间借贷案。”

  “当事人提供的地址模糊,需要进一步确认核实。”

  111619时,一场业务研判会在奇台县人民法院立案庭举行。进入11月,该院实施每晚业务研判会议,试行“一天一总结,一天一归纳”工作模式,掌握每日立案窗口收案、送达、邮局收发邮件、调解室案件调解等情况,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想方设法找到人,及时有效送达。”

  “送达难”一直是阻碍司法效率提升的难题,大量法律文书的送达、反馈和跟踪流程挤占珍贵审判资源。当事人难找、拒收文书等情形普遍存在,“茫茫人海,找一个故意躲起来的人,太难了!”法官们的感慨是现实难题的直接反映。

  尤其是立案登记制实施后,法院受理案件数量激增,“人间蒸发”的被告也随之增加。奇台县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邓长青说:“原告提交的被告信息,简单的只有姓名、地址,能提供电话号码就已经很难得了,这种情况下,法官只能千方百计去找。但很多时候,就算有地址也找不到人,打电话不接、寄传票不收是常事。”

  采访中,有法官曾碰到: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被告,但被告却矢口否认自己是法官要找的人。等到法官核实清楚,再次上门送达时,被告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让法官哭笑不得的是:电话通知当事人(或其亲友)来法院领取传票,反而被当成骗子,还没等解释完,对方就会把电话挂掉。再打,不是无人接听,就是电话被挂掉。

  各种各样“奇葩”的原因,导致不少法律文书很难送达,面对种种困难和艰辛,法官们陷入深深的思考,不断进行探索。近几年来,我区各级法院想了不少办法,归纳起来是以“互联网+分工集约”的方式,跨界联合破解“送达难”。

  今年731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民事送达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并完善了创新性、多元化的送达方式。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电子送达”除可以采用传真、电子邮件外,还可以采用“移动通信”等即时收悉的特定系统作为送达媒介。

  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法院根据该《意见》提出不少创新送达的方式。一起买卖合同,因被告常年在外地,无固定住址,应诉手续无法以邮寄或直接送达方式送达,导致开庭时间一直不能确定。

  乌市水区法院民事审判二庭法官在征得被告同意后,以短信方式送达法律文书和开庭时间,并告知被告如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将依法缺席审理,并对送达内容给予保存备卷。在《意见》实施后一周内,该院民事审判二庭采用电子送达方式成功送达诉讼文书12件。

  其实,乌鲁木齐市两级法院启动电子送达制度可追溯至2013年,在全区率先启动“电子送达”诉讼文书,当事人最快3秒钟就能收到。

  2016年起,乌鲁木齐市天山区人民法院实施用手机号绑定的微信账号向当事人送达诉讼材料。该院小额诉讼法庭6个月里,通过“雷法官说法”微信账号送达诉讼文书50余件。这也是该院继开展QQ、电子邮件送达后的又一新的尝试。

  目前,我区已有不少法院开展微信送达法律文书的探索,比如通过微信发送传票、开庭材料等,从文书制作到发送最快只要10分钟。以“无纸”促“高效”,是提高审判效率的重要手段,更是大势所趋。但“电子送达”诉讼文书存在风险,在确认书中,法院均向当事人告知了“电子送达”诉讼文书的权利和义务。

  除此,伽师县人民法院还实施预约送达和集中送达。预约当事人送达时间,约好后法官上门送达。立案庭成立送达组,按送达区域整理归类集中送达,对整个送达过程“全程留痕”。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开展分工集约送达方式的试点工作,从工作机制上探索破解“送达难”。

  吉木萨尔县人民法院法官王葵表示:“签收法律文书,是当事人应当履行的一种法律义务,切不可任性妄为。因拒绝到庭,将被视为放弃诉讼权利。”

 

 

关闭窗口